难忘的Bixby Creek大桥

难忘的Bixby Creek大桥

如果以前有人问,你印象最深的桥是哪个,我可能会在脑海中搜索一番,然后给出一个自己都不信的答案。但是现在,我一定会说是Bixby Creek大桥,不仅因为它很壮美,还因为我在那的一段非常之囧的经历…

2017年7月16日是我出差到美国第一周的周日,跟Tim, William约好一起去Big Sur玩,那儿离San Mateo住处有100多英里,沿着太平洋边上的一号公路一直往南,3个小时左右就能到。 行车路线

本来打算早点儿出发早点儿玩完,然后下午回来还能顺路去奥莱购物,但是,前一天晚上处理线上问题到凌晨2点,9点多才起… 出发前带了些宾馆提供的早餐,再去了趟超市买了些吃的,然后10点左右才出发。不得不说,从宾馆拿的几个面包,促成了整个旅行的转折。

去程大部分时间里,沿着一号公路开,左边是山,右边是浩瀚的太平洋,我们聊着天,吹着海风,遇到好的景点就停下来拍照,走走停停,一切都很惬意,就像很多成功的旅行一样。 一号公路

不巧快到Big Sur的时候发现路封住了,需要绕行很远才能到,我们决定不去了,在跟前的一个小镇子停下来休息。这个地方建在一条山间小溪边上,有一个加油站、一个旅馆、几个餐厅、一个酒吧,还有几个卖纪念品的商店,很多人在这休息用餐。我们加了油,逛了逛商店,稍作休息继续回程。 美国人的惬意周末

在商店里我们看到一幅画,上面是一座大桥,看样子是这边的一个标志性的景点,然后我们突然意识到来的时候经过了那座桥,所以想着回去经过的时候在那停一下,看看风景。没多久我们就到了,停车,拍照,看风景。

悲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当我们准备开车继续往回走的时候,Tim先打开后备箱喝水,一阵风卷着沙土过来,我看到后备箱里有面包等吃的,怕弄脏了,砰地一声关了后备箱,这时Tim突然惊呼道:“车钥匙在后备箱里!”

这是我第一次租车,当时在机场选车的时候就挑了一个跟平时在北京开的外形相似的现代Sonata,想着开着会熟悉一些。后来才发现,这车没有倒车影像,也没有倒车雷达,熄火后车灯都不会自动关。最不幸的是车钥匙如果在后备箱里,后备箱是可以锁上的,而且,后备箱是不可能从车厢里进去的,座椅不能往前推倒,就是说,如果钥匙锁到后备箱里,即使砸了车窗进入车厢,也没有办法从车厢里进入后备箱拿钥匙,这是后来付出血的代价才知道的。 租的车

我们开始想各种办法,砸车窗,找拖车都想过,但是这里T-Mobile和AT&T都没有信号,我们想给租车公司打电话也没办法。找到一个老外,问他通常这种情况怎么处理,他建议我们砸车窗,取钥匙,回去再跟租车公司解释,保险应该可以覆盖。我开始是想过从车厢能不能进入后备箱的问题,我的车就可以,搬倒后座就可以进入后备箱,加上老外这么肯定的建议,而且我们着急想早点回去,就决定实施砸车窗了。开始Tim砸了几下没成功,只是在车窗上留下几个印子,我决定自己来,就这样平生第一次拿石头砸了车窗,玻璃碎掉的时候我的手上有几处流血了,我没有什么感觉,轻微外伤而已。打开车门,赶紧去搬后排座椅,然后傻眼了,因为无论如何都搬不动… 当时的沮丧可想而知!

陆陆续续很多游客在旁边停车观光,看到我们车玻璃碎了一地,我手上有血迹,就过来关切的询问。他们真的是想帮忙,不光帮着出主意,还亲自实施,尝试去掰后座。其中有一对外国年轻夫妇,丈夫帮忙的过程中被玻璃划破腿,献血直流,赶紧对他说谢谢了我们自己再想办法,他以为我们担心他腿上的血把车弄脏,居然说会帮擦干净不会把车弄脏的,然后继续… 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我们看了这车的说明书,貌似是不可能从车里打开后备箱的。一对华人夫妇在帮着忙乎一阵子之后,主动提议带我们一个人到有信号的地方,去联系租车公司。Tim跟着去了,我和William留守,华人夫妇把自己车上的水留给我们几瓶。后来知道,男的是Google工程师,他们车里还有孩子,他们把Tim送到了Monterey机场,那里有National租车点。

我和Wiliam守着绝美的风景,却无心欣赏,手机没有信号,也不知道Tim那边进展如何。大概到了下午4点多警察也来了,他试图打开后备箱无果,问我们他还可以帮什么?我给了他租车公司的电话和我的租车信息,让他到有信号的地方帮联系租车公司拖车,警察说他打完电话会再回来告诉我们租车公司的回复。后来警察果然回来了,说租车公司会派拖车过来,大概半小时就能到,还说6点会再过来看我们… 很感慨,美国警察真的很负责,纳税人的钱没有白花,虽然高大威猛实枪荷弹,但真的很亲民。后来警察还让我用他的手机在大桥边上给他拍了张照片留念,大概他也难得来这风景绝美的地方出勤吧。后来我们才知道,是之前帮忙的人离开之后到有信号的地方帮打的报警电话。

后面整个过程依然很曲折,比如Tim取消了警察的拖车请求,因为还想着找开锁公司来打开后备箱,这样可以省去拖车的钱… 后来因为开锁公司因为太远不愿过来,Tim又重新跟租车公司要求拖车。最后车被拖回了机场租车点,我们换了一辆Nissan开回酒店,到酒店已经11点多了。一段现实版的人在囧途告一段落。

此生难忘的风景

Qiang Wang's Picture

About Qiang Wang

Qiang is a software engineer, a Coldplay fan, a basketball & football(PES) player, and a father of a sweet girl.

Zhuhai, Guangdong, China https://archerwq.github.i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