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酒的记忆

关于酒的记忆

每到过年的时候,避免不了喝酒,团聚时刻总离不开酒的助兴,关于喝酒,特别想写写我的一些记忆。

关于酒最初的记忆有两件事情特别深刻。

其中一个就是我很小的时候跟着我爸去村里的小商店里喝散酒。商店在村子中央,离我家步行几分钟,商店里有个柜台,柜台上面有个大酒坛子,老板在柜台后面用那种细长柄的酒舀子从坛子里舀出来,每次要端的平平的,保证撒不出来,倒在大白瓷碗里喝,一舀子就是一两,印象中是1毛钱。一般都是一天劳作回到家里,吃饭前过去喝点儿,一次也就一两或二两,印象中就是一仰头一口干的那种,一般不搭配什么吃的,偶尔喝完了吃个皮蛋,现剥现吃。喝酒的人们站在柜台前互相聊着点儿什么,一天的劳累就这样消解掉。现在回想起来,这不就是酒吧么,在80年代的农村就有了。后来,喝瓶装酒的多了,商店里也慢慢不卖散酒了,酒吧也就没有发展起来。那会儿的瓶装酒,印象中比较多的是一个叫兰陵的酒,大概是家乡本地的品牌,后来在一首歌机器灵砍菜刀里听到这个酒,倍感亲切。百度上搜了一下,发现兰陵酒居然有3000年历史的名酒,并有李白打Call:“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大概那会儿农村卖的应该是最低端最便宜的那种吧。

另一个关于酒的最初印象是长大一些逢年过节去姥爷家吃饭的情景。姥爷吃饭时总会喝点儿小酒,也会给男孩们面前也摆一个小酒盅,白瓷小酒盅,特别小的那种,倒上酒,劝我们也喝。其实那会儿心情很复杂,确实挺辣的,但不知为啥又特别期待,喝一口然后赶紧夹一口菜吃,啧啧,咦,还挺香!有时候喝完一盅还想让给再倒一盅,但是又不能明说,全看大人心情。

酒,有消乏解累的作用,也有团聚助兴之功效。长大后接触了啤酒红酒洋酒,毕业、聚餐、年会各种场合都会喝,更多的是为了助兴。有些时候为了喝酒而喝酒、劝酒、拼酒,不同地域有不同的饮酒文化,各种规矩,各种说法更是层出不穷。记得在北京呆过的公司,每年年会吃饭的后半段基本上就是各种敬酒劝酒,很多人醉倒,接下来一年时间里都时不时会拿年会上的喝酒表现谈论谈论。个人也有过几次喝醉的经历,都是在几个好友相聚的场合,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来了广东这边,倒是感觉没有那么多讲究,聚会或者年会上,一般喝一点儿红酒,很少有白酒,很多人不喝,也没有北京的那种拼酒氛围,我觉得挺好。

年关又至,没有回老家,哄睡娃之后,看了一部电影,就着一瓶啤酒,在电脑前敲下这些文字,记录此刻心情。

Qiang Wang's Picture

About Qiang Wang

Qiang is a software engineer, a Coldplay fan, a basketball & football(PES) player, and a father of a sweet girl.

Zhuhai, Guangdong, China https://archerwq.github.io/

Comments